中国政府网 贵州省人民政府网 个人中心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榕江 » 红色文化

【红色榕江】中央红军在朗洞之四: 红军与少年

 字号:[ 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朗洞城南面宰林侗寨距朗洞镇5里,是一条古驿道经过的地方,从榕江经寨蒿、色同、宰林到达朗洞通剑河,是黔军桂军从榕江到朗洞围剿红军的必经之路,红军在宰林设立哨卡,两个连的兵力驻扎在寨上和古寺庙天后宫,警戒榕江方向的黔军桂军。

2018年元旦,据97岁的林顺欣口述:当时,反动派宣传红军不好。我在寨蒿姑妈家住了8天,姑妈听说红军到了黎平,就请一个生材高大姓龙的人背回家来。下午,到了寨边,看寨子到处都是红军,寨上的人却一个都不见。姓龙的非常害怕,把我放在桥头后说:“你各去找你父母了,我负责背你到这里。”接着就调头跑回去了。我害怕,哭了起来,守哨的一位红军笑盈盈走过来对我说:“你从哪里来?为什么哭?”我回答:“我从寨蒿来,我父母不在家了,见不到人就哭。”“不要哭,不要哭。我带你到张连长那里去。”红军带我见了张连长,张连长刚好住在我的家里。连长拿凳子来给我坐,摸着我的头。连长问:“小孩,你从哪里来?”我回答:“我从寨蒿来。”“你怎么走得?”“有人背我。”“哪人呢?”“他跑回去了。”“你到寨蒿干什么?”“我去走我的姑妈。”“从这里到寨蒿有多少里路?”“有70里。我有时走有时他背。”“你不要害怕,我们是红军,救人民苦难的。你不要去找你父母了,他们在哪里,你也不知道。你跟我吃饭,跟我睡觉。”经过交谈一下,我感觉没有什么害怕了,觉得红军象父亲一样。吃饭时,连长先舀饭给我,才舀他的饭,又给我夹菜,其他红军也夹,肉堆得我的碗满满的。这样,我一直跟着连长,连长带我去看修补天后宫,去看修桥,空闲的时候,红军还教我唱歌,跳舞,我跟他们玩得很快乐。唱的歌是:一杆红旗哗啦啦地飘,一心要把革命闹;盒子枪、土枪,卡啦啦地响,打倒那劣绅和土豪!

战士们头顶红星帽微,身穿赤黑滥褛军衣,脚穿草鞋,筋骨瘦。两个战士脚踝带血,拄着拐杖,一步步慢慢地向前移,我打两盆水给他俩洗伤口,受到张连长的赞扬,其他战士都说,好!好!我跟红军在一起生活了四天,在朗洞的红军撤走的第二天,宰林的红军才走。当时红军走时,张连长摸着我的头嘱咐我要好好学习。红军走出寨子,我嚎啕大哭起来。连长走去了很远,还听到我的哭声,又转来摸着我的头,为我擦眼泪,从身上掏出两个四川铜钱扔在地上叮当响,这样来哄我,把钱送给我后,又拿出一张相片给我说:“这个相片是我,你拿着,你想我的时候,你就拿出来看。”这样,红军队伍就走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